阅读街区|安福路上的咖啡、话剧和塞万提斯

2020-02-14 07:04栏目:旅游攻略

导读:在许多人心中,安福路总是和话剧牵扯在一起,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就在这条小马路上。  在安福路上的一家咖啡馆寻了个临街的座位“消磨时间”。资料上说,咖啡是从埃塞俄比亚开始,沿着印度洋向世界传播的,且土耳其人...

在许多人心中,安福路总是和话剧牵扯在一起,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就在这条小马路上。

  在安福路上的一家咖啡馆寻了个临街的座位“消磨时间”。资料上说,咖啡是从埃塞俄比亚开始,沿着印度洋向世界传播的,且土耳其人喝咖啡喝得最凶,因为他们总结了:咖啡要黑如地狱,浓如死亡,甜如爱情。

  曾在英国伦敦摄政街上的皇家咖啡馆喝过一次咖啡。这是一家有着150多年历史的咖啡馆,其最吸引眼球的顾客是英国天才作家奥斯卡·王尔德。王尔德在19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,几乎天天泡在那里,和他著名的恋人阿尔弗雷德·道格拉斯。不过据说这几年经营不善,皇家咖啡馆也已关门落锁。想想也没什么遗憾的,网络时代,王尔德的唯美主义都成了没落的旧学,还好,挂在咖啡馆墙上的那张王尔德肖像画,听说倒是被卖出了个好价钱。

  眼前这条安福路,长862米,东起常熟路,西至武康路,1915至1916年间辟筑,初名巨泼来斯路,1943年改今名。在都市客心中,安福路总是和话剧牵扯在一起的,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就在这条小马路上。有趣的是,上海小剧场话剧的兴起,还真和一家咖啡馆密切相关。那是2000年左右,上海出现了一家颇具话题效应的“真汉咖啡剧场”。咖啡馆里每周都会上演一场小剧场话剧,你只要花几十块钱就可以边喝咖啡边欣赏演出。很多著名的小剧场话剧都在那里上演过,可惜观者寥寥,根本无法让这种经营形式维持下去,咖啡与话剧的姻缘只维持了两年。不知道是否还有人记得那家咖啡馆?或许这并不重要。有人把王尔德最喜欢引用的那句话作为真汉咖啡剧场的墓志铭:我们都处在沟渠,但有人在仰望星空。

  一边喝着咖啡,一边浮想连连,咖啡馆的背景音乐竟然是理查·斯特劳斯的《堂吉诃德》,边听边和音乐中那个可爱的骑士一同做一场白日梦,倒也十分惬意。我猜想这家咖啡馆的老板应该知道,安福路上还隐藏了一家十分别致的图书馆——塞万提斯图书馆。塞万提斯图书馆虽然小,但拥有超过一万册的馆藏,旨在推动和传播西班牙文化。

  《堂吉诃德》是西班牙的国宝,由作曲家信手借来,植入音符,编排出另一番意象。乐曲的终曲是斯特劳斯作品中少有的抒情,堂吉诃德暮年回首往事,直率和真诚。大提琴家王健曾对我说起他最为感动的一次演出,那是在法国演奏《堂吉诃德》,当拉到终曲时,忽然看到前排的一位老妇人已是泪水涟涟。落日余晖的映衬下,堂吉诃德骑马缓行,他那巨大的背影掠过几个世纪的旷野,一直伸展到我们身边。

  《堂吉诃德》的小说作者塞万提斯身世凄惨,他人生的很长一段时间是在海盗窝和监狱中度过的。《堂吉诃德》刚写完,他又莫名其妙的入狱,虽说当时《堂吉诃德》的出版已经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到了塞万提斯晚年,他又看到了别人伪作的《堂吉诃德》第二卷,于是又披挂上阵,续写第二卷。在第二卷出版的次年,塞万提斯因为水肿病去世了。早几年,在诺贝尔文学院举办的一次评选活动中,《堂吉诃德》被来自世界54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名作家推选为人类历史上最优秀的虚构作品。何以成为世界最佳?答:它揭示了一个人生中最大的难题——理想和现实间的矛盾和无奈。(沈琦华/文 蔡瑾/摄影)

版权声明:本文由梅高美游戏网站发布于旅游攻略,转载请注明出处:阅读街区|安福路上的咖啡、话剧和塞万提斯